公告
·关注民生,弘扬法制!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门点击
村落秘密
小说
首页 -> 小说 -> 正文  
老赖阿贵

来源:民生与法制网 类别:小说 日期:2017-9-29 9:24:24 浏览:2158次

□王安朝

    那一年,阿贵领了一摊人在洛阳打工,阿贵是个小包工头,领的人不多,也就八九个人,当然干的活也是“小儿科“活,修修补补,批个墙,筛个灰,修段路,说白了,就是出力气的粗糙活,赚的纯粹是血汗钱。

  在洛阳修路那年,阿贵通过朋友到枣树村寻人干活,阿强在校是个“瞎瓜菜”,在社会上一直找不到细活干,阿贵一来,阿强有活干了,阿强就背着被子卷跟着阿贵来干,阿贵领人那天,亲口对阿强说,咱们干的就是出力活,不过,钱,只管放心,干完活,一分不少,利利呱呱结账,出门干活,出力流汗,就是为了弄俩现货,不过有一点得说明,阿贵清了清嗓子说,吃的住的可有点差劲,连农村的吃住都不胜,阿强听后对吃住没反应,说,只要干完活,能分文不少就中。

    阿贵一听阿强怪好说话,就顺便问了一句,你看看,要是有在家闲球着没事的人可介绍俩,到咱工地上干,干一天赖好都能弄个百儿八十快,球到家里,谁会给你一毛钱,说不定还会叫媳妇日倔类。

  阿贵一说这话,阿强点了点头,也就是,球到家里,你不挣钱还得花钱,死吃活喝,不胜到工地上干点活,也清静。

  阿强就又找了七八个人与阿贵厮跟着来到了工地上。

  到工地上后,民工们先把几张铺板一块一块地并列铺在一起,每块铺板上都弄了一张烂凉席,凉席可能是用的时间长了,每一张凉席都放着黑明黑明的光芒,一看凉席,就知道这种凉席最少民工们在上面睡有三年,这个烂是,硬睡烂的,没有长时间的睡就不会烂。

  这是睡。

    再说说吃。

  吃饭的几个民工都端着大海碗,民工做饭的锅都是将军帽锅,饭中后,大家都是争先恐后舀饭吃,因为饭菜油水小,民工们吃饭就显得捣蛋,饭量大的,下勺子在舀第一碗饭时只舀多半碗,这样,多半碗吃完的快,舀第二碗的时候,能舀满,这样能够吃饱肚子。你要是第一碗舀满,等到再去舀第二碗,锅已经净大光了,干看没东西,这叫僧多饭少。因此,在舀饭上得有个心眼,有个规划。出力活就是这,谁吃饱谁能干动出力活,吃不饱你干不动想偷懒,说不定还得扣你俩血汗钱。不管扣谁的钱那都叫,屙到葱地不上蒜。

  阿贵叫阿强领着人干活的时候,说得比唱的还美,你领着你的伙计们净干了,这钱一份不短,阿强为了赶进度就领着老乡日夜兼程,干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活,稀球松就干完了。

  干完后,阿贵把阿强叫到一边,说,明天我就给一包要钱发工资,咱这是二包,你先叫人走,我只给你照头,工资一疙瘩一块发给你。

  阿强听阿贵说得怪美,也就同意了,领着老乡们都卷铺盖走人了。

  回家后当天晚上,阿强就跟阿贵打电话,问工资的事,阿贵说,性急吃不了热豆腐,人家账一报都妥了,阿贵还叫阿强只管在家里静候佳音,有活还叫他领着人去干,结果,阿强回家了半月,阿贵推辞来,推辞去,干抹桌子不下菜,阿强就是拿不到钱。

    时间短还中,时间一长,人家对你说的话都不相信了,老乡们开始到阿强的家里要钱,阿强没有钱,只好多次给阿贵打电话。阿贵光说再等两天。

  打电话回数一多,阿强就不相信阿贵了,阿强就到干活的工地上去找阿贵,阿强一到工地上,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锁,阿贵“蒸发了”,不见踪影。

  阿强不见阿贵,认为自己受骗了,怒火中烧,赶紧掏出来电话给阿贵打,阿贵一接,得到的是阿强的骂声,就挂了电话。

  从此阿强再给阿贵打电话,听到的都是盲音。

  阿强急了,但又不知怎么办为好,他叫干活的老乡们给阿贵打电话,听到的音铃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老乡们本来还以为干完了活,是不是人家已经单独给阿强结账了,还有的猜疑,这样一打,知道了真相。电话停机说明事情不妙,阿贵看来不想给钱了,干活的老乡们就坐到阿强家里,商量着说得看看这钱咋要。

  有的说,拖欠民工工资,咱先去县里找劳动监察大队,人家劳动监察大队可是专门管拖欠民工的事。

  有的说,不给钱,恼了咱找个黑社会,把阿贵的腿打折,破着不要这钱,也不能叫他好过。

  有的说,咱得理性要钱,要不咱请个律师写个状子,告他,一告一个准。

  也有的说,打听打听阿贵的家在哪里,晚上咱开辆车摸到他家里,给他塞进车里,也不打他,打他我们还犯法,不打他,也不叫他走,叫他给你家里打电话给咱们送钱。

  还有的说,晚上咱们给他家里扔砖头,他不给咱钱,他也别想坑着咱美美气气过日子。

  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对策,最后阿强叫大家镇静一下,总结似的说,“是这样,这活是我领着大家干的,钱也不多,总共两万多点,是这样,我找个律师写个状子,咱告他,眼下咱们是法治社会,他不给钱,法院肯定判他,最后还是咱们赢,咱们的告状费还得叫他出,只当咱晚了几个月才拿到钱。咱千万不能鲁莽,大家干活的时候,吃的是猪狗食,住的是牛马棚,但咱们的目的是为了多挣俩钱,叫咱们的孩子们能交上学费,叫家中老人有钱看病,要是咱们打呀杀呀,出点事,恐怕咱们干这嘴活都是白干了,血汗也都白流了,因此,得理智点,韩信还能受胯下之辱,成就大业,咱们就不能忍忍把钱要回来。

    集思广益,大家商量后,就花钱雇了个律师告阿贵,那天阿贵缺席判决,最后阿强官司赢了,赢后,赢的是一张白条子,还是拿不到钱,阿强开始申请强制执行,案子很快到了执行局,执行长下大劲想给百姓讨回公道,但就是找不到人,阿贵就像在人间消失了一样,执行长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也找不到人,阿强打赢了官司,钱就是拿不到手,执行长就告诉阿强,如果发现阿贵有啥线索,立即给执行局打电话,执行局现在是警务化执法,会迅速出击,抓捕老赖。

  天不转地转,山不转水转。似乎无巧不成书。有一天,阿强到女儿所在的学校的门口接孩子,恰好就碰见了阿贵开着车,也是在这所学校接孩子的,阿强赶紧给执行局打了个电话,并死死抱住了阿贵,半小时后,法院的警车把阿贵带到了执行局,执行长说,赶紧给人家民工还钱,唯有还钱才是出路,否则就送到拘留所,因为你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义务,还开着豪车优哉游哉,阿贵起初还认为拘留几天就会出来,执行长说,如果你被纳入失信黑名单,飞机高铁你不能坐,五星级酒店你不能住,孩子上贵族学校也不能上,执行长的一番话镇住了阿贵,阿贵说,叫我到厕所一下,到厕所后,他不是真正的到厕所,而是给一个律师打了个电话,把执行长的一番话说了说,律师说,赶紧还钱,要不会有一堆麻烦事,阿贵一听,信服了。

  从厕所回来,阿贵底气很足地对执行长说,马上叫我媳妇送钱。

  当天下午,阿强就收到了血汗钱,阿贵把诉讼费及利息也都统统拿了出来,阿贵走出执行局的大门像一只哈巴狗,垂头丧气地走了。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中国日报 - 中国青年报 - 法制网 - 正义网 - 中国法院网 - 中国普法网 - 中国警察网 - 消费日报网 - 河南省政府法制网 - 中华女性网 - 中工网 - 黑龙江新闻网 - 中国经济时报 - 扬子晚报 - 解放日报 - 光明日报 - 东南网 - 重庆时报 - 重庆晚报 - 新京报 - 新快报 - 京华网 - 北京娱乐信报 - 北京晨报 - 北京现代商报 - 京报网 - 中国军网 - 东南新闻网 - 大众网 - 荆楚网 - 东北新闻网 - 大河网 - 四川新闻网 - 金羊网 - 央视网 -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 - 凤凰网 - 百度 - 新浪 - 搜狐 - 腾讯 - 网易 - 360搜索 - 欧中经济文化网 -
copyright 2010 right reserved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长椿路11号 河南省国家大学科技园C5E
电话:0371-65312215
电子邮件:mslaw@sina.com 豫ICP备:17002859号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241号 版权所有:民生与法制网 技术支持:河南法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