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403 Forbidden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Type: text/html; charset=UTF-8 t/html; charset=gb2312" /> 法解人意-民生与法制网--www.msyfz.cn
公告
·关注民生,弘扬法制!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门点击
村落秘密
小说
首页 -> 小说 -> 正文  
法解人意

来源:民生与法制网 类别:小说 日期:2018-10-15 8:26:00 浏览:257次

□罗念初

  这天上午,刚刚开完庭的马法官把当事人送走之后,正坐在办公室里准备赶写判决书,就隐约听到法庭外有叫嚷的声音,好象是在呼喊“马法官”几个字。马法官心存疑惑,就起身走到法庭大门口却探个究竟。

  法庭门口附近的围墙边聚拢站着4个人,其中2个成年人,2个小孩,刚刚那个成年男子又扯起喉咙叫了一声“马法官”,见到马法官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与身旁的女子嘀咕了几句,然后就高兴说道:“马法官,真的是你啊。”一边说着话一边提着一个编织袋朝马法官疾步走过来,他身后的几个人也跟着一起走过来了。

  “呃我是马法官,你们是——?”马法官疑惑地望着面前的四个人,依稀有点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站在前面的青年人约有三十来岁,相貌俊朗,他放下手中所提着的编织袋,不由分说地伸出双手去握住马法官的右手,并且热情地摇了摇,开心地笑着说:“马法官,我是赵大俊呀,这是我的老婆谢二丫,这两个是我的儿子赵小东和女儿赵小茜呀,三年前你处理过我们的离婚案件啊,您不记得了吗?!”

  经赵大俊这么一说,马法官的记忆闸门在一瞬间被打开,他想起确实是有这么一件离婚案件,当时他刚刚被任命为法官不久,为了办好这个案件,还动用了大学老同学的关系,才总算比较圆满地办好这件案件。

  三年前的赵大俊与今天相比那可略显瘦削,人也没有今天开朗精神,而今天神采大方风姿绰约的谢二丫也全然没有了当年那个憔悴愁苦的模样,因此也难怪马法官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他们来。

  和赵大俊他们一家人热情地打过招呼后,马法官略显不解地问道:“你们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经过一番寒喧之后马法官才基本了解事情的原委:原来赵大俊的儿子赵小东考上镇中学,他们一家人来送他到学校入学来了,刚好他们家种的百香果成熟丰收,于是一直念叨着要来看望马法官的夫妻俩一合计,就决定趁着送儿子来学校读书的机会,给马法官捎些百香果来尝尝,以诚挚感谢马法官当年审理他们离婚案件时所付出的不懈努力,挽救他们行将破碎的家庭,让他们重拾生活的希望,这才收获今天的美好幸福。

  看着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开心幸福的情景,马法官心潮澎湃,当年审理他们夫妻俩离婚案件的记忆片断潮水般奔涌而至,不断拼接不断完善不断清晰,让当年的往事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马法官印象中记得是在三年前初秋的一天,那天上午9时许,在八弄法庭的审判庭里,他正在开庭审理一起离婚纠纷案件。

  马法官脸色平静如水地说道:“……刚才我已经把相关的庭审纪律、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以及是否申请回避等告知原、被告双方,书记员也已经核实了双方的身份情况,下面我们按简易程序正式开庭。先由原告宣读起诉的诉讼请求以及事实和理由。”

  原告谢二丫是一个年近三十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妇,只是神情略显憔悴,脸色有些苍白。在马法官讲话时,她一直低头双眼盯着手上所捧着的那张诉状,似乎是在认真研读那份诉状,又似乎是在进行着激烈地思想斗争,因为那份诉状在她的手中正轻微地抖动着。

  待马法官讲完,谢二丫怔了一下,象一只被惊吓到的兔子一般,有点不知所措地望着马法官,问道:“到我讲啦?”

  “对,把你的诉讼请求以及诉状读一遍吧。”马法官颔首道。

  谢二丫缓缓地挺直腰杆,轻轻地说道:“我的诉讼请求就是要求和被告赵大俊离婚,两个小孩全部由被告抚养,我每月承担500元的抚养费。夫妻共同财产我不要,全部归被告所有,诉讼费也由我负担。起诉的事实和理由与诉状上写的一样,就不用再照着念了吧?”

  她的声音有点苦涩又有点急促,仿佛这些话在她的心里千回百转预演了无数遍,今天终于张口说出来,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同时又感觉心里仿佛一下子空荡荡的。

  她不敢抬头看对面的被告席,那上面坐着的男人是她的法定丈夫赵大俊,这是一个相貌确实蛮英俊的小伙子,他脸庞瘦削又棱角分明,浓眉朗目,唇角微翘,带有一股充满阳刚之气的男人味,只是穿着显得有点朴素,是朴素到让人觉得有点寒碜的那种朴素。

  她也不敢扭着去看右手边的旁听席,那里坐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孩大概八九岁,女孩大概六七岁,两个小孩都遗传了父母的良好基因,男孩一脸的机灵劲,女孩伶俐而秀气,两个小孩让人看着就十分地心情舒服,不由自主地想多瞄两眼,瞅个仔细,欣赏个透彻。

  仔细一看,发现两个小孩相貌依稀有几分相似,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兄妹俩啦。

  此刻哥哥的右手牵着妹妹的左手,他们的眼睛一直盯着谢二丫,好象要把她的模样铭刻在眼眸之中似的。

  马法官朝被告席微微点了下头说道:“下面由被告针对原告的起诉作简要答辩。”

  坐在被告席上的赵大俊声音低沉地说道:“我同我老婆还有夫妻感情,她在诉状中所讲的事实和理由都不是真实的,同真实的情况根本就是两码事,所以我不同意和我老婆离婚。”

  赵大俊说得不疾不徐,低沉的嗓音竟然带有一丝磁性,虽然夹杂着很明显的桂北壮话的腔调,却还是显得很好听。

  之后经过总结争议焦点、双方进行举证质证等程序之后,庭审进入了法庭调查环节。

  将双方相识相恋以及登记结婚、生育小孩的事实查清楚之后,马法官继续问道:“你们双方有夫妻共同财产吗?”

  “我倒是想有啊。”谢二丫有点心酸地答道。

  赵大俊有点内疚地望了谢二丫一眼,叹了一口气答道:“确实没有。”

  “你们双方有夫妻共同债权吗?”

  谢二丫不解地问道:“什么是债权啊?”

  马法官耐心地解释道:“所谓债权,简单地说,就是别人欠你们家的钱,这个就叫做债权。另外,你们家欠别人的钱,就叫做债务。明白吗?”

  “哦,那没有。”谢二丫飞快地答道。

  “呃这个真没有。”赵大俊苦笑了一下:“我们欠人家的还差不多。”

  “你们双方有夫妻共同债务吗?”

  谢二丫生怕赵大俊抢先回答,马上又急促地说道:“有,我们欠有亲戚朋友的债务总共是10万元,我愿意承担5万元的债务。”谢二丫一边说一边盯着赵大俊,说完紧紧地抿着嘴唇。

  赵大俊错开她的眼神,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我们家没有这么多债务,只有3万多块钱。”

  “债务数额具体是多少?”马法官的目光在原、被告席上左右扫视着。

  谢二丫目光闪烁地答道:“10万元。”

  赵大俊挺胸答道:“3万元。”

  马法官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将这个带有争议的话题搁置不题,继续问道:“如果离婚的话,两个小孩如何抚养?”

  谢二丫低着头看着法庭中间的地板,略带愧疚地小声回答道:“全部由被告抚养。”

  赵大俊看了原告谢二丫一眼,又看了看马法官,语气坚定地说道:“首先我不同意跟我老婆离婚,如果法院硬是要判决我们离婚的话,我同意两个娃仔都由我来负责抚养。”

  马法官看着他们两人,斟酌着缓缓说道:“我刚刚核对了一下,发现你们的儿子赵小东刚刚年满10周岁,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我们法院在审理离婚纠纷案件时,涉及到小孩抚养问题时,要征求小孩自己的意见。”

  “下面旁听的小男孩,你叫谢小东对吗?”马法官和蔼地朝那个小男孩问道。

  “嗯,我叫谢小东,这是我的妹妹谢小茜。”机灵的小男孩从旁听席上站起来朗声朝马法官回答道。

  “如果你爸爸妈妈离婚,他们分开不在一起住了,你愿意跟随爸爸还是妈妈一起生活呀?”

  “我不想我爸爸妈妈分开住,我想我们一家4个人在一起住。”

  “我是说如果,如果他们非要分开的话,你能告诉我你的选择吗?”

  小男孩看了看原告席上的妈妈,又看看被告席上的爸爸,然后呆呆地站在那儿对着马法官发楞,一声不吭。

  马法官正要继续出言相询,就看到小男孩的眼眶噙满泪水,接着便有两颗饱满的泪水率先断线似地滚落下来。

  “我要跟我爸爸在一起。”小男孩哽咽着回答,瘦弱的肩膀在无助地抖动着。

  “阿哥不哭。”小女孩稚声稚气地说道,同时伸出右手要去擦拭哥哥脸庞上的眼泪,自己的眼泪这时也一颗接一颗地滴落下来,然后“哇”地一声哭着喊道:“我要跟哥哥在一起,我要跟爸爸在一起,我也要妈妈。”

  看着同时起身去安抚小孩的原、被告双方,马法官心绪难平,敲响法槌,宣布休庭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继续开庭。

  马法官问道:“原告,你是什么时候跟被告分居生活的?”

  谢二丫答道:“半年前我离开被告去广东打工,然后我们就分开居住了。”

  马法官接着问道:“你为什么突然离开被告外出打工?”

  谢二丫觉得心里一阵酸楚,指着被告哽声道:“你问他。”

  赵大俊愧疚地朝谢二丫说道:“对不起老婆,我错了。”他扭着面对马法官解释道:“是因为她的表妹结婚,她说要去借钱做红包还礼,我不同意,我们两个人就吵起来,我一时气不过,就打了她一巴掌,第二天她就跑去打工了,直到现在才回来。”

  “哦?”马法官饶有兴趣地追问道:“就因为这件小事情?”

  赵大俊有点艰难地回答道:“马法官,500块钱不是小事情了。”

  “你就因为500块钱跟你老婆吵架,还打了她?”马法官微微皱了下眉头。

  “嗯,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当时我是穷疯了,真的找不到这么多钱了。”赵大俊满脸愧疚之色:“当时我也是气急败坏,冲动之下就打了她一下。一打过去我就后悔了,老婆你原谅我好吗?”最后一名很明显是朝谢二丫说的。谢二丫盯着他,一声不吭。

  马法官严肃地朝赵大俊说道:“你当然错了,无论发生天大的事情,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打自己的老婆!老婆你要疼她,但绝对不是打疼她。”

  赵大俊连连点头:“是是,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打她了,我保证!”

  马法官接着问道:“原告,被告是否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吗?”

  谢二丫低头答道:“没有。”

  马法官问道:“原告,被告是否曾经对你实施家庭暴力?”

  谢二丫小声答道:“没有。”

  马法官问道:“原告你是否知悉被告在外面有外遇或者是第三者?”

  谢二丫猛地一抬头瞪眼说道:“他敢有?!”似乎感觉到这个回答有点暧昧不清的味道,她急忙又轻声地补充说道:“没有。”

  马法官问道:“原告,你认为你和被告还有夫妻感情吗?”

  谢二丫低着头,不敢面对马法官质询的目光,有点茫然地嗫嚅道:“我、我不知道。”

  随后,马法官宣布庭审调查结束,进入法庭辩论环节。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双方都表示没有什么可辩论的了。

  最后陈述时,谢二丫表示坚持自己的诉讼请求,然后她眼巴巴的望着赵大俊。然而赵大俊扭头避开她的眼神,沉吟片刻之后还是一脸坚定地说:“我不同意和我老婆离婚。”

  庭审结束后,马法官组织他们夫妻俩进行调解。

  马法官诚恳地说道:赵大俊有吃喝嫖赌抽这些不良嗜好吗?没有吧。他有外遇或者在外面有第三者吗?没有吧。他对你好吗?是真心好吧。虽然他曾经打过你一下,但他已经知道错了,我相信他以后应该不会再犯了。综合来说他还是一个好男人,今天如果你放弃他了,以后你就是提着灯笼都难找到象他这么好的了。

  谢二丫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我当年嫁给他就是看中他这一点的。

  马法官恳切地说道: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你们这么多年的夫妻,那感情可比观世音菩萨居住的南海都要深厚得多哩,你真的舍得就这样一刀两断狠心抛弃不要啦?

  谢二丫的目光飘缈不定:我、我也不知道。

  马法官深情地说道:俗话还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们这辈子能够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识,相爱结婚,那是上辈子敲烂几百个木鱼才修来的福气和缘分啊,可得要好好珍惜哦。

  谢二丫心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马法官继续循循善诱,动情地说道:你看看眼前这对伶俐可爱的孩子,他们都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亲身骨肉哇,你就忍心让他们从此以后过上有爹没妈的单亲家庭生活吗?你要知道,这对他们的健康成长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折磨与摧残啊!将来他们要是不学好走上歪门邪道,你说你会不会后悔内疚一辈子?!

  谢二丫摸摸挤在她身旁这对可爱儿女的小脑袋,她欲言又止,眼眶已渐渐湿润了。

  马法官推心置腹地说道:前两天我到你们寨子上去了解过了,你和赵大俊基本没有什么家庭矛盾,导致你来起诉离婚的原因只有一个字:穷。可是穷并不可怕,你们身体健康,有手有脚,完全可以通过辛勤劳动来发家致富改变自己的命运啊。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啊。

  谢二丫看着马法官,满腹辛酸地幽幽说道:马法官你是不知道,贫穷的日子好难捱,贫穷的滋味真的好难受啊。

  马法官仰着头晃动了下脖子,长吸了一口气,深以为地说道:是啊,贫穷的滋味……确实不好受。他没有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而是继续劝解地说道:我还了解到,你和马大俊一家子现在这么贫穷,不是因为他好吃懒做,而是因为家庭原因。他父母人到中年才养育了他这么一个独子,他上面还有爷爷奶奶,还有一个打光棍的二叔。你们夫妻俩省吃俭用养儿育女,还要赡养这几个老人家,确实辛苦了。尤其是他母亲临走那几年又长期卧病在床,所以给这几个老人家送终之后,也把你们家搞得是负债累累,一贫如洗。但是这么艰难的日子你和赵大俊都咬着牙熬过来了,好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你却要和他一拍两散,这不应该呀。

  马法官的劝说勾起了谢二丫对艰难往事的痛苦回忆,突然她双手捂着脸庞伏在自己屈起的双腿上,无力地抽泣着,一边伤心地哭泣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马法官,我好苦啊,我真的好苦啊。

  马法官朝旁边的赵大俊努努嘴,将桌上的纸巾盒递给他。赵大俊起身接过纸巾盒,来到谢二丫面前,抽出纸巾递到她的手上。片刻之后谢二丫接过纸巾擦拭着眼角,激动的心绪这才渐趋平复。赵大俊顺势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她没有扭身躲避,只是默默地看了他一眼。

  马法官接着委婉地批评她:我知道你的本心是希望赵大俊和孩子们过上好日子,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采取到法院起诉离婚这种极端的方式呀。

  谢二丫扭过头去不敢面对马法官,心虚地低声说道:我们家这么困难都没有评为贫困户,我心里觉得特别憋屈。我们邻村靠山屯有个男人,他老婆死了,他带着两个小孩过日子,结果他们就得评上贫困户了。所以我就想毕竟是夫妻一场,和他光明正大地离婚,帮他最后一把……

  马法官递给谢二丫一张政府文件复印件,接着说道:你和赵大俊的善良和孝心乡亲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哩,你和马大俊目前所处的困境村民委和镇政府也都是了解的。喏,这是镇政府上报精准扶贫的贫困户名单,已经添上了赵大俊的名字。昨天我到镇政府办事时,镇党委杨书记知道我今天要开庭审理你们的离婚案件,还特意叮嘱我,要我代他向你们真诚地道歉,之前在确定贫困户的核查工作中不够细致认真,把你们这户的名单疏漏掉了,很是对不起啊。

  谢二丫捧着那张纸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摇摇头,又仔细地瞅了一遍,激动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马法官点点头,肯定地说道:当然是真的。一边说着,又递给谢二丫一张回函传真件,接着说道:我从和你一起去广东打工的牛铁柱媳妇那儿打听到,你在那边打工期间有个油嘴滑舌的男人老是向你无故献殷勤,其实他答应给你的补偿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般华而不实的承诺。我为什么知道这个事情呢?说起来真是无巧不成书,我刚好有个大学同学在那边的一个派出所里当警察,我就委托他帮忙调查了一下,原来这个男人不仅有老婆孩子,还是一个小混混,在那边的所谓花店里上班,他是想诱骗你出去从事皮肉生意哩。喏,这是他们公安调查出来的书面材料。

  谢二丫惊讶地接过马法官手中的传真件,匆匆看了几眼,心有余悸地拍拍自己的胸口,喃喃自语道:这个人渣,我差点……幸亏啊!

  马法官说:你在法庭上多报债务,其实是想从那个广东男人那里得钱之后交给赵大俊作为你离开他的一种补偿。且不说你能否得到那笔钱还是个未知数哩,单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你对赵大俊你对这个家庭还是有感情的。可是你知道吗?赵大俊现在最需要的不是金钱的补偿,他最需要的是你这个相濡以沫的老婆和他长相厮守,这个家需要你来操持你来照顾,孩子们也需要你这个当妈的来呵护呀。

  谢二丫双手紧紧地搂着两个孩子,低头各亲了一口两个小孩的小脑袋,她的脸上充满了母爱的万种柔情。

  马法官转身对赵大俊说:大俊兄弟,婚姻家庭是夫妻两个人的事,你既然不同意离婚,那就劝劝你老婆,让她回心转意吧。

  赵大俊来到谢二丫面前,蹲下来握住她的双手,深情地凝望着她的脸庞。谢二丫也回望着他,半晌无语。

  谢二丫艰难地问道:我出去这么久,你怪我吗?

  赵大俊摇摇头说:我不怪你。

  谢二丫又轻声地问道:那你恨……

  我不怪你,我也不恨你。赵大俊打断她的话语,急切地说道:你是我老婆,我怎么会怪你恨你呢?!

  赵大俊懊恼地侧头在肩膀上擦拭了一下,哽咽地接着说道:要怪也只能怪我没本事,让你跟着我吃苦受累了。老婆你不走了好吗?你出去打工这半年,我和两个娃崽都好想你啊。我一个人起早贪黑忙里忙外,既当爹又当妈,真的是忙不过来啊。你看,两个娃崽没有你的照顾,都变瘦好多了。我、我们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啊。

  谢二丫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妈妈,妈妈。赵小茜伸长脖子要凑到谢二丫的耳边,谢二丫会意地低下头靠近赵小茜的嘴边,听到赵小茜神秘兮兮地小声告诉她:爸爸把你的照片张贴在厨房和房间里,他告诉我和哥哥说,妈妈你虽然在外面打工,可是只要看见你的照片,就知道你一直都陪在我们身边哩。

  还有,还有,我还看见没有人的时候,爸爸会偷偷对着你的照片说话哩。有时他说着话还一边擦眼泪,被我发现了爸爸还狡辩说是抽烟熏到眼睛了。赵小茜依偎在谢二丫身旁,开心地和妈妈分享着自己发现爸爸的小秘密。

  赵大俊闹了个大红脸,用手指轻轻捏了一下女儿的小鼻子,溺爱地哼了一声:让你乱说话。

  赵小茜摇晃着小脑袋嚷道:我没有乱说话,哼,当时你都不抽烟哪来的烟雾呀。

  马法官摆摆手,最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家和万事兴,对我们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来说,婚姻家庭是大事,千万不可儿戏视之啊。希望你们能够认真考虑,不要一意孤行,不要让自己以后都生活在懊恼、后悔和痛苦之中……

  谢二丫静静地听着马法官入情入理的开导和劝说,心潮起伏,两行热泪忍不住又滴淌下来了。

  两个小孩一左一右搂着她的胳膊,一边喊着“妈妈”、“妈妈”一边抽抽噎噎地哭着,赵大俊坐在对面也是两眼通红,眼眶湿润。

  马法官看着眼前这令人动容的一幕,深深地吸了口气,试探地朝谢二丫问道:“二丫妹子,大道理小道理我也就会讲这么多,你考虑得怎么样啊?要不你就先撤诉不离婚先,好吗?”

  谢二丫两眼噙着泪花,朝赵大俊瞄了一眼,羞涩一笑,一边两手搂着两个小孩,一边低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马法官如释重负地说了声“好,那你们先坐在这里稍等会”,就匆匆赶去制作法律文书等后续事宜了。

  案件处理结束之后,赵大俊一家四口开心地携手离开了法庭。将他们送到法庭门口,马法官转过身返回办公室,又马不停蹄地继续处理手头上的另外一起案件了。

  岁月如梭,往事如烟,倏忽便是三年过去了。看着赵大俊一家在自己的面前有说有笑的欢欣模样,马法官心里不觉感慨道:这日子过得可真够快的呀。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够再次遇上自己的当事人,并且见到他们现在这般幸福的模样,马法官还是觉得很欣慰,毕竟自己当年的辛勤工作没有白白地付出,还是很值得的。

  马法官关切地问道:“对了,几年不见,也不知道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啊?”

  赵大俊搔搔脑袋上的短发,“嘿嘿”笑了两声才略带得意地说道:“我老婆和我回去后第二年开始我们的生活就好过多了。我在自己的自留山上种植杉树,还搞林下养殖,贷款养了几百只鸡,现在贷款也还清了,赚得的钱准备建造新房子哩。今年除了正常种植稻谷之外,我还额外种植了几亩百香果,收成还不错,现在的价钱也还可以。镇政府今年把我们家上报为预脱贫户,照我说呀,其实我们家去年就脱贫了。”赵大俊越说越兴奋,旁边的谢二丫嗔怪地瞅了他一眼,扯了一下他的衣服,打断他的话语说道:“哟哟,小心别把牛皮吹破哦。”她不好意思地朝马法官笑着解释道:“马法官你别听他瞎胡诌,他就是这个德性,做得拇指那么大一点成绩就想翘尾巴拿出来显摆,羞不羞啊。”

  赵小茜也伸头过来凑热闹,朝马法官骄傲地说道:“马叔叔我今年期末考试,在我们班上排第三名,我还得三好学生奖状呢。”

  马法官也被他们一家开心的笑容感染了,他摸摸赵小茜的秀发以示鼓励,然后衷心祝福道:“不错不错,恭喜你们一家苦尽甘来啊,也祝福你们一家生活越来越美好。”说着,又指了指地上的编织袋说:“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百香果我不能要,我有胃炎,吃不了酸的东西。”马法官提起编织袋向赵大俊塞回去。

  “马法官你身体这么好,哪会有什么胃炎呀。留着给你和你的同事吃罢,我们自己种的,没有喷农药,很甜的。我们走啦。”赵大俊放下装着百香果的编织袋,扯上自己的老婆孩子撒腿就跑。

  “哎,哎,你们呐。”马法官没拉住赵大俊,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望着赵大俊一家渐渐远去的背影,马法官忽然间却又莫名其妙地舒心“嘿嘿”笑了。

  (作者系广西融安县人民法院法官)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中国日报 - 中国青年报 - 法制网 - 正义网 - 中国法院网 - 中国普法网 - 中国警察网 - 消费日报网 - 河南省政府法制网 - 中华女性网 - 中工网 - 黑龙江新闻网 - 中国经济时报 - 扬子晚报 - 解放日报 - 光明日报 - 东南网 - 重庆时报 - 重庆晚报 - 新京报 - 新快报 - 京华网 - 北京娱乐信报 - 北京晨报 - 北京现代商报 - 京报网 - 中国军网 - 东南新闻网 - 大众网 - 荆楚网 - 东北新闻网 - 大河网 - 四川新闻网 - 金羊网 - 央视网 -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 - 凤凰网 - 百度 - 新浪 - 搜狐 - 腾讯 - 网易 - 360搜索 - 欧中经济文化网 -
copyright 2010 right reserved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长椿路11号 河南省国家大学科技园C5E
电话:0371-65312215
电子邮件:mslaw@sina.com 豫ICP备:17002859号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241号 版权所有:民生与法制网 技术支持:河南法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