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关注民生,弘扬法制!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门点击
村落秘密
诗歌散文
首页 -> 诗歌散文 -> 正文  
闲谈鞭炮(散文)

来源:民生与法制网 类别:诗歌散文 日期:2019-3-9 11:09:52 浏览:149次

    
                                                                           □罗念初


  
  又是一年春节临近,就象那句民谣所传唱的一样:“新年来到,人人欢笑,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街巷里不时传来了小孩放鞭炮的“啪啪”声,加上一些青年人扎堆办喜事,一些酒店门口炮声不断,硝烟弥漫。这一切无不在扎心地提醒我们:春节就要来了,鞭炮又要凶猛来袭了。用放鞭炮来表达过年的喜庆,也算得上是我们华夏炎黄子孙源远流长的民族传统了。
  
  鞭炮又名爆竹,据说最初燃放鞭炮的起源,是我们远古的祖先为了驱吓那只凶猛残暴叫作“年”的山魈猛兽,同时也为了祈求平安吉祥,遂发明了这种声音响亮、烟雾迷漫的叫做鞭炮的玩艺儿。久而久之,这只叫作“年”的山魈猛兽早已经在我们的记忆里模糊成昨日黄花,但过年时燃放鞭炮的恶习却沿袭下来,并成为我们中华民族象征着浓郁年节气氛的一种特殊文化符号。尤其在我国许多农村地区,逢年过节以及红白喜事都要燃放鞭炮以示喜庆,这甚至已经成为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大家好象都觉得,没有鞭炮声,这年味就显得不够让人刻骨铭心的隆重;没有鞭炮声,就显示不出那份溢于言表的喜庆气氛来。似乎只有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看到满天的呛人硝烟和这满地炮仗纸屑的狼藉场面,我们才能享受到过年过节的热闹和喜庆,哪怕只是一时半刻的欢欣和鼓舞也好。
  
  的确如此,有些喜欢热闹的人,对鞭炮是情有独钟,如果过年时没有听见吵轰轰的鞭炮声,就会觉得倍加难受,浑身提不起精神来,感觉年节过得象白开水一般没啥滋味。潜意识里,一些人已经把燃放鞭炮当年过年过节时的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了。你看,就连古代许多文人墨客都曾在自己的诗歌作品中提到鞭炮,如唐代诗人刘禹锡在其《畲田行》中写到:照潭出老蛟,爆竹惊山鬼。可见在大唐盛世,鞭炮制造业已经十分发达,所生产出来的鞭炮,响声可谓惊天动地,连山鬼都坐卧不安了。宋代大文学家兼大政治家王安石的《元日》则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从诗句中也证实了,在大宋年间,逢年过节燃放鞭炮已经成为一种传统习俗了。过年了,对联肯定是不能少的,和鞭炮有关的这副对联肯定是大家最为熟悉与常见的了: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象更新。我常常在心里暗暗发问:放两挂鞭炮就能一年里的不顺与晦气都驱赶掉,迎来桃红柳绿生机盎然的心想事成,果真有如此神奇吗?当我在脑海里设想一下这样的场景时,我的心里便释然了:过年了,燃放刺耳欲聋的鞭炮,在鞭炮散发出来的浓浓烟雾之中,被呛得泪眼朦胧,恍惚间以为自己身处飘飘仙境,当然看什么都是崭新而美妙的了。
  
  说到浓浓烟雾,我禁不住想起鞭炮曾经辉煌的过去:据说是我国古代那些追求青春永驻的炼丹家在炼制长生不老之丹药时,意外地发明了火药——这个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世界文明进程的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好东西,结果我们的祖先很聪明地把火药运用到鞭炮的生产工艺当中去,从此鞭炮的花样更加繁多,威力更加显着而惊人,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就这样随着鞭炮响亮的啪啪声而流芳四海惊环宇,威名远播震中外。我们的祖先就这样沉醉在幸福的鞭炮声中难以自拔,而那些红发蓝眼面目狰狞的欧洲洋鬼子们,却在埋头苦苦钻研我们引以为傲的鞭炮,然后把鞭炮里的精华也就是火药运用到枪炮之中。于是原本用来表达吉祥祈福的鞭炮,就这样成了他们打家越舍、杀人放火、劫掠财物的趁手凶器。几百年后,我们这条威武了几千年的华夏巨龙,最终在洋鬼子们船坚炮利的猛烈进攻下,一败涂地,腐朽堕落的清王朝被迫签订一系列丧权辱国之条约,从此国门洞开,巨龙象只羸弱的绵羊般任人欺凌宰割。追根溯源,仔细推敲起来,原来鞭炮竟然还是导致上述悲剧发生的惹祸根由呢。哈哈,以上当然是无凭无据的无稽笑谈,但纵然撇去历史的旧账不题,就以现在我国鞭炮繁荣昌盛的种种表现,无论怎样绞尽脑汁,我还是难以找到鞭炮可供赞美讴歌的优点出来。众所周知,生产和制造鞭炮的多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坊小厂房,它们根本不会将安全问题放在心上,两眼之所见,唯利是图而已。于是在生产时便已经危机重重,事故频发。这样的新闻经常见诸报端,不胜枚举。待到这些鞭炮生产出来后,由于质量不过关,甚至在运输过程中也会引发事故,大家一定对2013年发生在河南省三门峡的鞭炮炸桥事件有所耳闻吧,那起事故,导致11人遇难!也就是说,11条活蹦乱跳的生命,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永远地沉寂消失了。我感到难过的是,在此事故中,大家对鞭炮几乎是直接给忽视了,没有谁对它进行口诛笔伐,哪怕是轻轻地谴责上几句也是好的啊,也算是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啊。这些鞭炮就算安全运送到目的地,出售给顾客,又有什么用呢?每到年末,全国各地因为出售鞭炮而引发火灾,因为燃放鞭炮而导致身体受伤的事件比比皆是,甚至都算不上新闻,吸引不了人们熟视无睹的视线了。纵使在燃放鞭炮时小心翼翼,身体毫发无损,实际上我们从中依然是一无所获。
  
  除了制造噪音震醒耳膜,除了让倍受污染的环境更加不堪重负,除了垃圾满天飞让环卫工人在大过节时加班加点之外,恕我愚昧迟钝,我实在是想不出燃放鞭炮有哪怕是一丁点的好处来。除了以上所列的种种“罪状”之外,我认为燃放鞭炮还有一个最大的坏处,那就是无谓的浪费。就以我所在的这个南方小县城为例吧,许多居民对过年放鞭炮有一种近似乎变态的癖好:从除夕吃年夜饭前开始就燃放鞭炮,接着在除夕的凌晨达到了一个小高潮,鞭炮声那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至少延续一两个小时以上。次日是大年初一,农历年的第一天,嚯,这是个大喜事,得放鞭炮!于是又是一阵莫名其妙的狂轰滥炸!到了大年初一晚上的凌晨,也就是大年初二到来的时刻,有一个说法,叫迎接财神。谁放的鞭炮越多,谁的诚意就越足,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就会争先恐后地跑进他的口袋里,让他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做梦都会咧嘴笑醒过来!这还了得!谁愿意跟人见人爱树见花开的孔方兄过不去啊,谁敢对财神爷有丝毫不敬啊,必须得敬,而且是狠狠地敬!于是乎大家就象跟鞭炮有深仇大恨似的,瞪着血红双眼在那里燃放个不停,时间持续三四个小时甚至更久!据说一些身家殷富的阔户,还要出钱请人来帮忙燃放鞭炮!记得前几年凌晨之际我跑到楼顶放眼四周,但见整个小县城笼罩在浓浓烟雾之中,火光冲天,炮声震耳欲聋,好不热闹!了解实情的知道我们是在兴高采烈地庆贺过年,不了解实情的还以为我们遭到恐怖分子强烈的炮火袭击了呢。
  
  当时思绪飘飞,我忽然清晰地想起自己年少时的一件往事:有一次去大良镇(当时还是乡,尚未升级改为镇)集市赶圩时,看到一户有钱人家在办喜事,门口不时燃放起一卷卷鞭炮,地上已经是地毯似地铺着厚厚一层红色的鞭炮纸屑。我正看得热闹之际,旁边一位衣着简朴的老伯满脸惋惜地低声嘟哝道:狗日的,乍这样浪费哩,这可以买多少碗扣肉过年啊。象我们这样热衷于燃放鞭炮的小县城,在全国星罗棋布,不知凡几,那些燃放的鞭炮,又哪里是用几碗扣肉就能够计算得过来的啊。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在上演着严重程度不一的雾霾事件,无数华夏子民的身心健康在默默地遭受着雾霾的无情毒害。我敢说,这满天的雾霾啊,其中燃放鞭炮所贡献的能量绝对不容小觑。从有利于生命和财产安全以及城市环境卫生管理的角度出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我国许多城市先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并且确实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伤亡事故减少了,空气清新了,噪音降低环境也安静多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部分老百姓嚷嚷说道不燃放鞭炮年味变淡了,变得没意思了。于是一些道貌岸然的专家学者和社会公知就以代言人的身份站出来,声嘶力竭地疾呼,以保护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作为冠冕堂皇的借口,要求解除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一些喜爱燃放鞭炮的居民更是在大街小巷里,象放冷枪搞偷袭一样偷偷摸摸地燃放鞭炮。加上政府有关部门监管渐趋松懈,于是慢慢地禁放令就象聋子的耳朵——成为一种摆设之后,许多城市在春节里又重新响起了久违的鞭炮声。这已经成为一个让许多城市管理者们感到困惑与棘手的问题。唐代大诗人李白在《日出入行》里说: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确实,在燃放鞭炮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思考:应该怎样让民俗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里得到更好地自然延续与合理传承,做到既遵循社会发展规律,又能让人们生活得更加平安而美好。
  
  这确实是一个棘手的命题。无论鞭炮有千百般的不是,但它至今仍旧顽强地生存在我们中华民族厚重的历史文化里,成为一种绵延千年的习俗,一种挥之不去的传统。虽然由于鞭炮引发的火灾、事故频发,现在许多地方又出台了愈加严厉的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政令,但鞭炮依旧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始终无法根除。这让我无法不对这枚小小的鞭炮心生感慨,一时难以置评,只好幽幽长叹一声以掩饰心中的尴尬情绪。正所谓:鞭炮声声五味陈,爱恨悠悠谁解意,此之谓也。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中国日报 - 中国青年报 - 法制网 - 正义网 - 中国法院网 - 中国普法网 - 中国警察网 - 消费日报网 - 河南省政府法制网 - 中华女性网 - 中工网 - 黑龙江新闻网 - 中国经济时报 - 扬子晚报 - 解放日报 - 光明日报 - 东南网 - 重庆时报 - 重庆晚报 - 新京报 - 新快报 - 京华网 - 北京娱乐信报 - 北京晨报 - 北京现代商报 - 京报网 - 中国军网 - 东南新闻网 - 大众网 - 荆楚网 - 东北新闻网 - 大河网 - 四川新闻网 - 金羊网 - 央视网 -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 - 凤凰网 - 百度 - 新浪 - 搜狐 - 腾讯 - 网易 - 360搜索 - 欧中经济文化网 -
copyright 2010 right reserved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长椿路11号 河南省国家大学科技园C5E
电话:0371-65312215
电子邮件:mslaw@sina.com 豫ICP备:17002859号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241号 版权所有:民生与法制网 技术支持:河南法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