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关注民生,弘扬法制!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门点击
村落秘密
小说
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一场梦的距离

来源:民生与法制网 类别:小说 日期:2019-4-4 18:04:51 浏览:138次

 

 

  黄昏的太阳懒懒地爬过窗户,依偎在梅嫣的额上,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空洞迷惘,干净如花的脸上写着落寞。
  
  失落又寂寞。
  
  有人说过:骄傲的人是这个世界最后的贵族。
  
  梅嫣绝对是贵族。优越的家境,姣好的容颜,高雅得像一只白天鹅。
  
  在公司她很低调,待人温婉有礼。
  
  大家都觉得,她应该是快乐的公主,否则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可是梅嫣没觉得自己有多幸福。
  
  她那样的家庭让她从小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笑的时候如何才优雅。
  
  一切都是程式化的东西。好比数学公式,算题只要按着公式去套就行了,没必要也无法去探究公式的对错。生活都是按父母的要求在进行,她就像行驶的列车,必须沿着铁轨奔跑,越不得雷池半步。
  
  生活平静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她希望有点波澜,没有波澜哪怕是涟漪也好,可是日子依旧是淡淡的。
  
  绝望之余,她把希望放在了爱情上。
  
  少女时代,女孩的快乐与否应该也是与男人有关的吧。现在连爱情也被父母定格,她还能快乐起来?
  
  父母的意思等亦石留学回来,就让他们结婚。亦石也有着显赫的家世,大好的前程,回来有着更大的事业让他去掌管。
  
  他人长得也算英俊。可是他正直,他善良,但于梅嫣来说,就是他一切都太好了,好的无法让她心醉,更无法让她心碎。
  
  好比一杯白开水,能说它不好吗?很解渴,但是女孩见了冰激凌,总会把它丢在一边的。
  
  他们从小就在一起玩,拥抱过也亲吻过,可是想起他时,梅嫣觉得他的样子永远是模糊的遥远的。梅嫣也想努力让他走进内心,可他总是在她的心门之外徘徊,两颗心从来没有重合过,心心相印只能是一个美好的祝愿。
  
  在大家眼中她们是门当户对,金玉良缘,可是爱情这东西很多时候是不讲条件的。
  
  梅嫣觉得窒息,现在的生活将来的生活一眼就可以望到底。
  
  生活没有了半点的悬念和幻想,甚至没有了盛放梦的空间,想到这些,她很无奈。
  
  看到电影里,杰克和露丝第一次偶遇后,梅嫣的心里就像有一个小兽在蠢蠢欲动。她期待着自己的“杰克”出现。
  
  就在亦石将要回来的前一年,梅嫣的心弦在一个雨天被轻轻拨动了。
  
  朦胧烟雨,一把把雨伞点缀了空蒙的街道,好像朵朵彩色的云浮在街道的上空。
  
  梅嫣踯躅独行,细细的雨丝漫天飞舞,落在身上湿了心头,索性合了伞,体验那份冰凉拂过面颊的感觉。
  
  嗨,美女,小心着凉,说着一把伞已经罩过来。
  
  抬头,一把天蓝色的伞,上边甚至飘着几朵淡淡的白云,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她的心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侧脸,看到了同在一个公司工作的汪维涵。一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牛仔裤,白球鞋,干净,清爽,朝气蓬勃。梅嫣那颗怠惰的心,在回眸的瞬间被激活了。
  
  梅嫣在心里说,感谢上帝,在我还有一点自由的时候,他出现了。
  
  从一开始梅嫣就知道,她终究是要嫁给亦石的。而汪维涵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相爱却不能相守。
  
  其实汪维涵小她3岁,这让她觉得更不切实际。
  
  但是,梅嫣决定要跑出轨道,尝尝爱情的滋味,顾不得那么多了。
  
  梅嫣主动拉开了爱情的幕布,在人生这场戏里,她用另一个自己和汪维涵相爱。
  
  这一切于汪维涵来说是不公平的,从一开始就是。
  
  梅嫣像一个贪嘴的孩子,明知道糖果吃多了会牙疼,但是终究敌不过那甜丝丝的诱惑。
  
  她主动出击,追求汪维涵。
  
  约他,送礼物,说缠绵的情话。用的全是男生追女生的那一套。
  
  梅嫣时时在表达着自己的爱意。明知道是一场戏,她却很投入,这出戏演得好极了,她甚至忘了自己是谁,许多时候她都分不清是演戏还是真爱,只是她清楚地感觉到了快乐。
  
  一个普通的星期天,梅嫣突发奇想。给汪维涵电话后,她去买了玫瑰,他一出现,梅嫣立即双手奉上玫瑰。
  
  我现在向你求婚,请你答应娶我吧。她清脆的声音,引来路人的注目,看她那样认真,大家当真了。
  
  汪维涵满脸通红,手足无措。
  
  求求你答应我吧。
  
  有人开始鼓掌,起哄,答应她吧,答应她吧。
  
  汪维涵拉着梅嫣的手就往人少的角落跑。
  
  别胡闹了,哪有女孩送男人玫瑰的。
  
  没胡闹,你到底接受不接受啊?你未娶,我未嫁,那里是胡闹呢?梅嫣一本正经地说。
  
  汪维涵微笑着看梅嫣那坏坏的样子,环顾四周没人,他忍不住笑弯了腰。
  
  梅嫣后来才知道,汪维涵之所以没有爽快地答应她,是因为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孩。
  
  一次两人吃饭,汪维涵接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他的声音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整个面部都因为这个电话柔和起来。
  
  梅嫣醋意大发,你怎么脚踏两只船,你这个骗子,我要求你现在就和她了断。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蛮横样,汪维涵皱了皱眉,终于什么也没说。
  
  一晚,梅嫣突然很想汪维涵,没打电话就跑过去了,门铃按了N次依然没人开。
  
  接通电话,汪维涵在外和朋友喝酒。
  
  回去也没事,等吧。
  
  夜幕降临到困倦的城市,累了,坐楼梯上,不知不觉靠着墙睡着了。
  
  汪维涵回来看到梅嫣,一副进不了家门小孩的可怜样,心疼得不得了,抱她回去,冲了热咖啡,给了她房门钥匙,要她答应以后别这样任性了。
  
  那次只是心血来潮,钥匙后来躺在梅嫣的LV包包里,一次也没用过。
  
  几个月后,汪维涵失望地对她说,我以为你会像田螺姑娘一样,那天突然出现,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可是一次也没有,给你钥匙还有意义吗?知道你霸道野蛮,可我还是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梅嫣第一次听到汪维涵对她说这样的话,心里欢喜,嘴上却说,你要喜欢我,很喜欢我,一直喜欢下去,哪天要是不喜欢我了,跟你没完。
  
  她的话把汪维涵逗笑了。
  
  日子就这样在甜蜜中度过,梅嫣快乐得像个孩子,每天身上都有使不完的劲,她惊叹爱情的神奇。
  
  转眼到了汪维涵的生日。中午梅嫣怎么打电话都打不通,她开车去汪维涵的家找他,钥匙插进去却拧不动,门被从里边锁上了。
  
  梅嫣有些郁闷,开始用力地拍门,大声地喊汪维涵开门。
  
  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游走徜徉,很响,很响。
  
  门开了,汪维涵穿着一件衬衣,没扣扣子,一手扶门一手按着门框,挡在门口。
  
  显然没打算让她进去。
  
  拜托,别这么大声好不好,像个病人。
  
  你才有病呢,天还没黑就发情?
  
  梅嫣一把推开他,踢开门,看见里边有个女孩。那女孩看见她,望了汪维涵一眼,走掉了,汪维涵想去追,被梅嫣一把推坐在沙发上。
  
  我想我有我的个人自由和隐私吧。这是我的家,别这么野蛮好不好?
  
  没有,你是我的,谁也不许接近。我爱你,你却不爱我,你必须和她分开。
  
  梅嫣逼迫汪维涵答应和那女孩分手,他答应了她才作罢。
  
  一天,悄悄从他手机里找到女孩的号码,记下来,打过去。
  
  有本事,你就出来咱们见个面。
  
  见了面,梅嫣活脱脱一个野蛮女友。
  
  你不准再靠近汪维涵,否则有你好看的。
  
  那女孩盯着梅嫣看了一会说,看来你是真的爱他,爱情让你变成了一个疯子,我不和疯子争。
  
  见完那女孩,梅嫣还是气不忿,跑去让汪维涵给她买了一大包零食,陪她看《泰坦尼克号》。汪维涵不想看,梅嫣可不管那么多,她想看他就得陪着。
  
  要是杰克和露丝真的生活在一起,会是怎样呢?是不是也会相爱容易相处难,最终变成一个无言的结局?
  
  你咋废话那么多,管那么多干嘛呢?
  
  梅嫣边看边抹眼泪,汪维涵不停的给她递纸巾。看到杰克把生的机会让给露丝,梅嫣深情地问汪维涵你也会那样吗?
  
  汪维涵很没情调地说,咱们永远也不会遇到那种情况。
  
  久久地,梅嫣沉浸在电影里,无法走出来。
  
  梅嫣想自己最终也要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会像露丝一样终生在回忆中度过。
  
  一丝伤感袭上心头,禁不住泪流满面。
  
  汪维涵送她回家的路上,梅嫣突然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汪——维——涵,我爱你。
  
  汪维涵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子,神思恍惚。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梅嫣总感觉这样的好日子会越来越远离自己,因为亦石马上就要回来了。
  
  不久亦石回来,两家开始商议他们的婚事。再和汪维涵在一起,梅嫣常常是心不在焉,当汪维涵问她爱他吗。她想都不想就使劲地点头,仿佛用力点就能把时间隔断。
  
  她怕婚期的一天天临近。夜里常常会做梦,总是梦到两人凄惨分手。
  
  突然有一天,汪维涵就从梅嫣的世界里蒸发了。
  
  悄然辞职,手机停机。
  
  梅嫣跑遍了同他一起走过的大街小巷,有几次都把别人当成他,走近了才发现是看错了。
  
  焦急,失望,回家打开电脑,发现邮箱里有他的一封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我觉得我就像杰克那个穷小子一样,幸运地得到了那张船票,得到了爱,可是终究无法厮守一生。我好似一株浮萍,在这座城市里漂泊、挣扎,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属于我,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天和地,你只是爱我,并没有想过和我共度一生。一直没有对你说那三个字,其实,我爱你……
  
  梅嫣无数次想象过那一天,自己会有多么难过,看完信她却没有流泪,或许早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这个梦虽然短暂,却可以温暖今后每一个寒冷的夜,也惟有在梦里才能重温旧情!
  
  唯美而单纯的爱情,常常与现实生活无法重合,爱情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神话。
  
  梦醒了,梅嫣又做回那个沉静优雅的自己。
  
  毕竟,爱过了,生命没了遗憾。
  
  从此,于梅嫣来说,和亦石更有了一场梦的距离,山高水长,遥不可及……
  
  作 者 简 介

 


  
  林墨,原名丁海涛,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全国各大杂志报刊。现供职于卢氏县人武部。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中国日报 - 中国青年报 - 法制网 - 正义网 - 中国法院网 - 中国普法网 - 中国警察网 - 消费日报网 - 河南省政府法制网 - 中华女性网 - 中工网 - 黑龙江新闻网 - 中国经济时报 - 扬子晚报 - 解放日报 - 光明日报 - 东南网 - 重庆时报 - 重庆晚报 - 新京报 - 新快报 - 京华网 - 北京娱乐信报 - 北京晨报 - 北京现代商报 - 京报网 - 中国军网 - 东南新闻网 - 大众网 - 荆楚网 - 东北新闻网 - 大河网 - 四川新闻网 - 金羊网 - 央视网 -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 - 凤凰网 - 百度 - 新浪 - 搜狐 - 腾讯 - 网易 - 360搜索 - 欧中经济文化网 -
copyright 2010 right reserved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长椿路11号 河南省国家大学科技园C5E
电话:0371-65312215
电子邮件:mslaw@sina.com 豫ICP备:17002859号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241号 版权所有:民生与法制网 技术支持:河南法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