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综合信息  
   
何兵:中国百年司法建设经验总结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腾讯评论 发布时间:2014-10-9 16:23:30 阅读:1413次 【字体:

2008年6月7日,中国政法大学何兵教授在“燕山大讲堂”上做了题为“中国百年司法建设的经验总结”的主题演讲。何兵认为,中国现阶段的司法改革不能仅着眼于法官职业化,中国司法的问题在于职业化与民主化的有效结合。司法是人民的,人民有权利监督司法。

何兵回顾了中国司法建设的百年历程。100年前,清政府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其进行的司法建设是具有比较先进的理念的。当时,清政府在官制改革的帽子下设立了相当于我们现在法院的大理院。大理院的构建模式,很多理念比现代还要先进。比如说大理院的法官们是职业化的。据考证,大部分大理院的官员们都是法科毕业的,很多都是留洋毕业的。从另一种理念上讲,它是中央化的。大理院的官员,包括各地的审判厅的厅长,全是中央任命,不属于地方。地方各审判厅、各检察厅的官员们,他们的权限都是在中央。宣统元年,法院的管理是归法部,法官、检查官的任免都属于法部任免,各省一律照搬这个就是司法独立。除了这些,也有司法考试和考试制度。通过这样的考试制度和人事控制,国家把法律人成功的送到了审判席上。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法官的职业化。但是这样的司法建设,就能保障司法现代化的实现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在国家政治大局不稳的情况下,想进行和平的司法建设是不可能的。

在之后的北洋军阀时期,也出现了一些有理想的法律人,他们是职业法律人,主张司法独立。例如杨绛的父亲叫杨延杭,为了杀一个恶霸,他不屈地与当地督军抗争,但结果是自己被调任别处。杨绛在回忆录中写到,我父亲在治贪污腐败这方面,始终是一个失败者。当司法权与行政权、军权起冲突后,靠几个人——职业法官来抵挡这些拿枪的或者不拿枪的社会利益集团是不可能的。

到了民国时期,法院实现了财政独立。法院的财政由中央司法院统一拨付,不归地方。很多人认为我们今天也应该实行法院财政独立。但当时出现另一种情况,司法院的会计长与人勾结,利用司法经费囤积居奇放高利贷。又例如,为了多要经费。司法院虚报人数,只有3个人,可能报10个人。中央拨很多经费拨过来,他们按官职大小全部分掉。这就是中央司法财政独立了以后的情况。如果我们现在的司法财政放到最高法院去?最高法院会不会拿这个钱炒股票?但有一点是基本肯定的,最高法院会拿这个来控制地方司法。地方司法听话,就给你造一个大楼,不听话的话,我就给你造一个“厕所”。这是完全可能的。

国民党时期,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在行政上,最高人民法院不能独立于地方。例如,当时枝江县的法院院长判一个人败诉,县长很不满,就让军队包围了法院。县长强迫院长把审判结果改回来。一方面司法不能独立于地方。另一方面,司法也不能独立于中央。实际情况是,中央掌握了人,地方掌握了实际的制约。于是,这个时候很多人觉得既然实现正义是不可能的,何必世人皆醉我独醒呢?那时的司是很腐败的。

我们从这一段经历中所归纳的是,在国家政治大局不稳的情况下,想进行和平的司法建设是不可能的。职业法官,职业法官进行所谓的法官独立,是无法完成司法独立的使命的,这股力量很薄弱。

到了建国初期,我们面临的却是另一种问题,因为要把国民党的司法推倒重来,所以那个时候非常缺少专业法律人才。没有法官,请了一大堆转业军人,共青团、妇联和一些先进分子到法院。但是这些人不会审案子,也不知道法律行政要件。贾浅曾说,很多人员缺乏法律知识,审案子就知道左了,右了,重点打击、分别对待、今后从严,没有一点科学性。董必武说过一个故事。江苏的一个法官是从部队转业的。审案,说一个人犯“五毒”了。那个人说我没犯啊,党的文件没写。这个法官自己没看过这个东西。人家没犯怎么办啊。法官说等一会儿我上厕所去。这人等了半天也不敢走,说怎么上厕所这么长时间呢?最后法官再也不回来了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将一大批的人民群众拉来审案子,后来又请了20多万的人民陪审员。虽然有了让人民当家作主的朴素意愿,但没有实现它的制度化和法律化。那个时候法院是混乱的。董必武说,“如果各地法院、人大代表请我汇报我们法院是怎么办案的,我无可奉告。如果外国的朋友问我法院是怎么办案子的,我难以作答”。因为法院没有诉讼法,一年还要判几十万上百万件案子。大跃进时,山西的一个法院写文称,《我们的工作是怎么“跃进”起来的》。他们的工作就是加班加点,加班审案,迎接共产主义的来临。如果共产主义要来了,就没有强奸、抢劫、民事纠纷、刑事案件。没有事做了以后,法院不就解散了吗?

这段历史,从49年到57年“反右”之前,历史给我们的教训是,搞司法民主化,没有落实到制度化是不行的。实际上,在急风暴雨中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司法民主最终也会导致司法腐败。

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提出来法律要制度化、民主化,那时还没有提到我们的司法职业化问题。当时恢复司法还是按照行政的模式来构建。大概到了90年代中期,有人开始提出“司法职业化”。当时主要想解决的问题是,很多的非职业人士,尤其是转业军人到法院。现在我们的职业化已经实现了,但是,今天来看职业化是失败的。中国司法的问题在什么地方?我认为主要是职业化和民主化的结合。应该讲职业化和民主化应该有效的结合起来。法官职业化、职业法官职业化没有问题,但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的神秘。中国现在有司法神秘主义抬头的趋势。法官办案子其它人不能说,似乎法律是一件很神秘的事。

必须要清醒的认识,第一,司法并不神秘,不过是将一个纠纷套到法律里面去。不能说法律很神秘,所以人民群众不能干预。司法是人民的,不是法官的。人民有权利监督司法。包括人民选举法官,法官可以选举,法官可以竞选,法官选举要公示。美国也有竞选的,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不也是议会批准的吗?

第二,法院的日常活动人民要监督,要建立健全的对法官考评的制度。这个监督要由专业的行业来进行。大家来考评过去办案怎么样。有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法院的行政诉讼一年10万件不到,而一年上访的有多少?从这个数据就可以看出人民群众对法院是什么感受。所以要进行民主的考评,然后人民陪审。还有其他的人民监督,法院审判是可以公开的。公开审判的意思是就是让人民群众监督,记者就是监督的主体。只要是公开开庭审理,就可以报道。很多事实际上并不那么复杂。所以,对于司法建设,不要把希望全部寄托于法官的职业化,职业化要与民主化结合,并且要有制度的保障。